标王 热搜: 笔记本电脑  手机  电脑配件  笔记本  电脑  液晶显示器  000  轴承    减肥仪器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网碑 » 休闲娱乐 » 正文

落魄土豪,一位大哥的迷生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7-04  浏览次数:34
核心提示:先说说我是怎么认识的这位大哥,那时候我在单位干工程,九几年刚上班的时候,有天我在工地干活,来了一台奔驰,老款的虎头奔驰,
 先说说我是怎么认识的这位大哥,那时候我在单位干工程,九几年刚上班的时候,有天我在工地干活,来了一台奔驰,老款的虎头奔驰,开了门,这位大哥下车了,是来问工程进度的,原来这位大哥的朋友干后续工程,我们干前面的,大哥派头很足,一看就不是一般人,个头不高,长的也不出奇,但是有种精神,大家能想象得到。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位大哥,了了几句,上车走人。等到了2000年左右,我有一天在游戏厅玩轮盘机,正输的冒烟,这时候来了一个人,喊服务员上分,正好在我对面的机位,我抬头一看,眼熟,想不起来,但是你得服有些人,那些记忆力惊人的人,要不说有钱人不是谁都能当的,这位大哥一抬头也看到我了,对我笑了一下,说了句,你也玩这个啊。我还一愣,还没想起来他是谁呢。过了一会,我输干了,看大哥玩了一会,大哥那气势,镇煞全场,我一般也就是每次押个几十块钱的,这大哥一把就是几千块钱,一会的功夫输了十几万。我看的傻眼,感觉不是一个档次上的。当然,大哥也跑不了输钱的命运,赌场嘛,很公平的。大哥输完了,潇洒的一转身,问了我一句,现在干什么,还在工程队么?我说回答早不干了,换单位了。这是第二次见到这位大哥。以后呢经常去玩,也经常看到这位大哥,对我呢也很客气,另外赌品超然,输了不急眼,赢了也不露本色。一来二去的,就熟悉了,有时候玩的晚了还在一起撸个串啥的,大哥吃啥也不挑,我有几次付账,大哥都把钱要回来给我,他付。
    这样我对他也多少了解了一些,大哥是我们当地的倒油的,他有个亲戚是当地一家大型炼油厂的掌门人,国企,那时候汽柴油还是比较紧张的,大哥有这份关系,没事开个票,转手把油卖了,几十上百万的就到手了。干了很多年了,也是数千万的身家,但是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正在走下坡路,为什么呢?他的亲戚退休了,另外他刚离婚,三婚的媳妇,带走了他大部分的资产,那时候他开一个奥迪,老款的2.8,新换的奔驰被媳妇开走了。另外他在外地有几家加油站也被媳妇分走了。不过他得到了大部分的现金,我后来知道,大概能有3000多万。大哥没有什么生意要打理,每天就是赌博,喝酒,身边的小弟一群,有钱人么,喜欢热闹,要的就是人场。我也是他众多小弟中的一员,混个吃喝,一般他进游戏厅,我就不玩了,看着他玩,他赢了,总能给我点,输了我俩就吃饭去,一般都是开始我俩吃,吃着吃着就一桌子人了,当然,每次都是大哥结账,这个结账的事情被大哥认为是理所当然的,谁抢跟谁急。
   大哥也认识很多人,江湖经验丰富,我们当地的大哥看到他都给几分面子,大哥行三,一般都尊称三哥。有天下午我俩从游戏厅玩完了出来,三哥赢了几万块钱,我输了几千块,大哥从包里拿出来一摞钱,也没数,递给我,我脸大,伸手就接过来了。我知道,我要是说什么,三哥会不高兴的。三哥问我,晚上有什么事没有,刚接了三哥的钱,我能有什么事,干什么我都得陪着。没事。那晚上咱俩去吃饭,去个好地方。我欣然。开上三哥的奥迪,三哥说去开发区,不远,一会就到了。这是一家大型的KTV,刚开的,我早有耳闻,据说是我们当地一位黑道龙头老大开的,里面什么都有,装修豪华。我很少来这种地方,对这种场合,我就是一个白丁。三哥门清,门口的服务员对三哥也是毕恭毕敬,看来也不是头次来的。过了一会,还是那样子,开始就我俩,过了一会进来了几个,在过了一会又来了几个,三哥一一给我介绍。最大的包厢,再来这么多人都装得下,这包厢少说得有200平方,常备的服务员有10几个,就是专门服务这个包厢的。在过了一会,来了能有几十个小姐,大家都挑选一个,我也挑了一个。剩下的没被选上的小姐,三个拿出几百块钱,告诉去吃点烧烤啥的,别白进来一趟。这就开始了,音乐响起来,小姐们服务周到,欢声笑语,人多就是热闹。三哥过了一会,递给我一瓶矿泉水,我不喝酒,平时也很少喝酒,主要是不能喝,一喝就多。气氛很好,大家几瓶啤酒下去,都放得开了,再加上小姐跟劲爆的音乐,这个场合有点刺激。一个服务员进来递给三哥一包东西,三哥打开,放到桌面上,是一叠锡纸,一包小药片,这个眼熟,我见过的,是摇头丸。还有一包白面状的东西,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K粉了,我第一次见到。劲爆的音乐,漂亮的妹妹,再加上药,这场面有点乱了。三哥也跟平时不一样了,在没有那种派头了,上衣早不知道甩哪去了,几个妹妹围着他,中间的三哥在忘我的摇头。我依旧是个看客,陪我的小妹妹早就在舞池里面了。我喝着水,吃着果盘。看着他们。走还是不走,斗争了一会,我跟服务员说了一声,起来出去了,打了个车,回家了。
    再看到三哥是一个星期后了,我去游戏厅,三哥已经在哪混战一天一宿了,听服务员说,输急眼了,已经输了140多万了。这时候我没法劝的,要是少的话,我可以劝两句,但是已经输了那么多了,说了也没有任何意义。待了一会,我没玩,走的时候跟三哥打了个招呼,我走了。后来听说那天下午傍晚三哥走的,一共输了220万,没有现钱,欠了40万。
   有天早上,我起大早去送站,天刚刚亮,路过一个大歌厅,我看到了三哥,三哥一瘸一拐的,我停下了车,还以为三哥出什么事了,问了才知道,三哥在歌厅摇头摇了一晚上,把腿摇瘸了。这大哥,我也真是醉了。
  在以后我戒赌了,不去游戏厅,也很少跟三哥联系了。近几年听说,三哥里里外外一共输了2000多万。再加上摇头,身边的小弟花销,三哥败家了,前几天听别人说起,三哥现在自己一个人住着,很闲。
 
 
[ 网碑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网碑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B2B大全 | 新闻投稿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支付方式 | 使用协议 | baidunews | sitemaps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有问必答 | 广告服务 | RSS订阅 | 皖ICP备060094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