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王 热搜: 笔记本电脑  手机  电脑配件  笔记本  电脑  轴承  液晶显示器  000    减肥仪器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网碑 » 商界人物 » 正文

郝玺龙 他枯坐10年冷板凳,40岁成就10亿估值创业公司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10-26  浏览次数:213
核心提示:郝玺龙,海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、独角兽创业成长学院院长。海量成立于1999年,定位是一家大数据分析生态平台。你们叫

郝玺龙,海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&董事长、独角兽创业成长学院院长。

海量成立于1999年,定位是一家大数据分析生态平台。

你们叫海量,是不是卖酒的,是不是都很能喝?

老郝大学毕业后,服从分配去了天津汽车发动机厂,后来成了那个厂有史以来第一个主动辞职的员工。90年代初,一个地方呆一辈子是大多数人的选择,但对老郝来说,世界应该更广大。

“我们从农村出来,家里一贫如洗,你只有推开家门,才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。”

他后来开了一家叫做“海量”的公司,主要业务是“基于互联网开源数据的情报分析”,现在叫“大数据分析”。

但在1999年,互联网还没普及,他去注册公司时,别人问他,“你们叫海量,是不是卖酒的,是不是都很能喝?”

想要大有作为的老郝在第一关就碰了壁,没人知道他想做的是什么,没有同行和竞品可以参照,当时的“创业”还叫“做生意”。

“说要自己干,家人没有一个同意,恨不得打,家里老人都过了多少年还是不能理解。”

好在,老郝的爱人、创业伙伴沈立勤很相信他。她说他是“天生创业的人”,天然就会挑战权威。很快,她也辞了工作和老郝一起走上了创业的路。“要把南墙撞穿。

老郝的创业起点其实挺高的,他手里握着一项世界性的技术突破:中文分词。

| 中文分词是帮助计算机读懂中文的第一步,也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基础。图中是两对容易产生歧义的分词举例。

很多人认为,近三十年没被解决的问题,可能就是不可解决的。但老郝不信这个邪,他的“个人英雄主义”情怀升腾起来,“人这一生,能遇到一个世界级的难题是多么幸运,我觉得这是命运对我极大的宠爱。”

可以想象的是,身边看好他的人不多,大家都觉得“人家院士都做不成的事,凭什么你就能做成?”

他说自己“不属于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,而是属于要把南墙撞穿的主”。

| 老郝把这归功于家乡彪悍的民风。他是天津静海县王口镇人,他在博客里写到:“义和团的大师兄张德成虽然牛逼,但就在离我们村不到一公里的子牙河里被本镇村民给灭了。”

创业之前的3年间,他辞了工作,辗转各个大学图书馆查资料,白天炒股赚钱,晚上写代码,几乎彻底成了“宅男”。

99年底,老郝终于将中文分词的准确率从97%提升到了99.7%;2000年,刚刚成立的海量公司就承担了国家863计划项目《智能信息内容分析与识别》。

然而光鲜背后,刚刚完成“世界性技术突破”、得到学术界认可的老郝,面对的更难的问题,是该怎么让他的公司活下去。

“不是有点自负,是非常自负,乃至狂妄

辞职创业之前,老郝和沈立勤都从事证券行业,钱对他们来说,似乎只是证券交易所和电脑显示屏上跳动的数字。

成立公司之后,他们很快又拿到了天使投资,直到2年后,他们才开始考虑:公司到底卖什么产品?

海量的第一次商业化尝试,是将中文分词技术卖给需要的公司。

但是单纯卖底层技术,并不怎么赚钱,沈立勤打了个比方:“就像卖大米,也不开饭馆,也不做粥,所以就很便宜。”

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公司一直没有大的盈利。负责市场的沈立勤很着急,希望公司能够尽快赚钱,但老郝却一直钻在算法里,潜心研究新的技术。

2003年,海量推出了第一款搜索产品“磐石引擎”,老郝放话说,“3个月后,中国搜索引擎,我们要争第一。”

那时的老郝目空一切,认为同领域的其他人都不够格,对不能理解自己的人嗤之以鼻,“不是有点自负,是非常自负,乃至狂妄。”

老郝感到愤怒,却又无能为力,自己明明抓住了趋势,却因为无法说服团队和投资人而不得不放弃。

之后的10年,老郝不再大张旗鼓,而是变成了“泥腿子”——做事不拘泥于大方法论,不拘泥于哪个流派,重要的是要把它做成。“所有学院派的东西全打碎,变成泥;腿是行动力强,我们是先干,后说。”

他的生活也变得极其简单

有朋友说,他已经在同一个地方吃了100多碗牛肉面;他的那件蓝格衬衫已经穿了9年。

2013年,海量大数据情报分析平台建成, 是业内首个支持多领域的互联网开源大数据分析平台。这年,老郝43岁了。

老郝总说,“板凳坐得十年冷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,如果没有那10年的苦工和冷板凳,就没有那么多底层的创新,也没有现在厚积薄发的海量大数据。“你自己成功了又怎么样?

从“个人英雄主义”情结,到不计回报地成就创业者,老郝的转变并不容易。

他从五六岁开始和哥哥学写毛笔字,背古诗、古文。他最先会背,也一直记着的是《岳阳楼记》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年复一年地诵读中,他说自己“不免胸怀天下”。

后来创业,他又在科技领域不断突破,从0到1的创新让他迷恋不已。老郝一直抱负远大,相信自己有能力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取得革命性的成就,甚至能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来。

但他的创业伙伴担心他太过执着,会陷入不断向外界证明自己的漩涡。一次私董会上,老郝被问住了:“你自己成功了又怎么样?最后证明你很厉害、不支持你的人很傻,然后你更加疯狂,这就是你想要的吗?”

从创业初期备受质疑开始

老郝一直提着一口气,希望做大事、彰显自己的价值。但这一次他开始怀疑这种坚持,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?

回去他就病了,咳嗽了四个月,但却觉得整个人很轻松。似乎是长久以来绷紧的一股劲儿,一下松了。

他想通了,与其在心里种一堆草,不如培育一棵大树。“为什么非要‘我’如何如何?创造价值的方式有很多种,现在我可以参与不同的创业团队,给他们提供想法,帮他们成长。”

老郝说这是从“大我”到“小我”再到“无我”的过程,“如果我能帮助三家、四家公司成功,相当于我做了一家公司,而这个意义可能更大。”

不再追求“第一”和个人成就,因为他发现,成就别人比成就自己更快乐,“利他益己,自他不二”。

他给自己定了一个“小目标”,要成为儿子的精神榜样。这个目标虽小,却也并不容易,老郝还在前行的路上。

他的儿子今年19岁,他的海量今年18,他们都还青春年少。

 
 
[ 网碑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网碑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B2B大全 | 新闻投稿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支付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皖ICP备06009437